缅甸小勐拉皇家国际

首页 / 爱心故事

盼头

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16日 阅读次数: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        盼     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张叶利

        天气真好,春天的阳光不那么刺眼,几朵白云飘在天上,甜甜笑着。踏春的风有点冷,马路两边倔犟的树不喜不悲,直挺挺站在那儿。“寒冬腊月哟盼春风,若要盼得哟红军来,岭上开遍哟映山红……”公交车上的歌声在清晨传得很远,吓得路边撒尿的狗想拼命挣脱绳子向前跑,牵它的主人没办法跟着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    “吱……哧”公交车在站点停下。沉浸在歌声的奶奶突然意识到什么,拽起冬子的手向后门跑去。歌声太优美,是年轻时最喜欢的歌,每当家没有人时,她总会在孙子面前哼上几句,回忆自己年轻的岁月。麦场里的战斗片,地里热火朝天的劳动,刨地时身边结实男人的汗味,年轻的时候,身强力壮,有的是盼头。今儿在车上突然听到久违的歌,身心又回到那个火热的年代,饿着肚子也不得病的年代。听着听着,以至于喇叭里女声的报站声,一点儿也没有进入耳朵,差点误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 冬子很小很瘦,腿脚不灵便,但很会配合奶奶的动作,在奶奶的拽动下,他点着腿,三蹦二蹦就跟着奶奶下了车。奶奶打扮着很利落,黑皮子的鞋,虽不很亮,倒也黑。蓝色羽绒服紧紧裹在身上,厚厚的棉裤跟着腿向山上挪着。小冬子不但腿不好,且是青光眼,眼前一片朦胧,顺着声响找到是模糊的影子。为了让孙子锻炼,奶奶总是把小冬子拉一小段距离,让他自己走。冬子很活泼,没有闹,嘴里喊着“奶奶哎——”怕奶奶听不到,还是另有原因?冬子叫奶奶时,总是后面加个哎字,且拉着长音。奶奶不时回回头,“哎,”“哎”冬子顺奶奶声音,抬头看看,虽然看不到,但他能知道奶奶就在前面,然后低头左拐右拉走几步停下,又喊:“奶奶哎——”“哎”

        祖孙俩一叫一答,不知不觉走进院里。刚进门,冬子又喊上了:“阿姨好哎——”“冬子来了”“冬子吃的啥饭?”“冬子吃饭想着阿姨了吗”七嘴八舌的。冬子站在那儿分辨着是哪个阿姨,小嘴裂开小缝,干瘦的脸蠕动着,看不清楚的眼朝天张望。他在想今天是哪个阿姨给他做康复,是先做什么,是最疼的脚?还是很享受的水疗?小冬子不到一岁就来这里,虽然看不到,但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悉,哪个屋是电疗,哪个屋可以坐在那儿插积木,还有里面小朋友最多的体力训练房间,想起这个房间,他最自豪,因为在那儿他哭的最少,没有其他小朋友哭的声音大,虽然有些孩子比自己小,但哭起来声音响彻整个楼。他最想做的康复是水疗,在循环涌动的温水里,可以不用使劲,不会走也没关系,每天都在里面多好呀!

        “来阿姨这儿”冬子的思路被打断,牵着他手的奶奶不知哪儿去了。冬子也不找,因为他已经习惯。做按摩很疼,冬子也会哭,奶奶不忍心看,就躲到外面去。阿姨也想轻点,可是,手法不到位,时间可不等人。对脑瘫患儿来说,年龄越大,康复的难度越大。自从院里开展免费为社区脑瘫患儿康复业务以来,这里每天人来人往,服务几近饱和,免费的康复,解决了很多家庭的困难,康复手法的现代化与经常化,让一些原本躺着的孩子会坐了,原本只能扶墙站立的孩子会走了,这些变化让家长们看到了盼头,有了盼头,就有了希望。为了孩子,康复员们一刻也不休息,即使腰直不起来,手感到麻木,也勉强靠在墙边,给孩子们做着康复。

        冬子的妈妈又有了新家庭,奶奶舍不得他,让他留了下来。奶奶深信,冬子会好的,因为他很聪明。当阿姨的汗湿透衣背时,冬子的嘴唇也裂了,小泪珠滚的到处是。终于完成一个科目,下个科目是游泳。“冬子,肉肉呢?”小西的爷爷提醒冬子,冬子马上站好,胳膊抬起,两手各揪自己一只耳朵,先叫了声“奶奶哎——吃肉肉!”小西的爷爷和冬子很熟,小西是个很温柔的女孩,比冬子小,小家伙做康复时不哭,只是眼泪掉满小腮。因为天真的孩子,共同的疾病,相似的遭遇,很多人在康复室里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,彼此之间已经很熟悉,话家常,说笑话,当然更多的是鼓励。小冬子跟猩猩般,一边拖着步子,两只手揪着耳朵,走一步,喊一句“奶奶哎——吃肉肉”一边还咂着嘴。

        盼头就是幸福,康复室里每天笑声不断,每天都有进步的故事。这些歪歪的孩子,咬牙在爬来爬去的孩子,他们的任性呢?他们懂得叛逆吗?那些健康的,聪明的,能把任性发挥到极至,把叛逆演绎得活灵活现的,他们用健全的身体和疼爱自己的父母顶着、叫着、喊着,在心里一丝盼头都没有,生活失去了希望,幸福影子变成魔鬼,变成利刃。“让无知夺去了魂魄”台词来源于愤怒。 冬子揪着自己的耳朵,叫着奶奶,吃着肉肉,在大家的目送下,他终于如鱼得水,在温暖的泳池里自由地摇晃起来。奶奶使劲笑着,露出满口参次不齐的牙。看着东子,不只是奶奶,还有其他小朋友的爸妈们和长辈们,也终于有了盼头,支撑着孩子们的家长,让他们卯足了坚持下去的信念。也正是这盼头,让做康复的阿姨擦去脸上的汗水,化作温暖亲切的笑脸耐心地指导着,训练着。